近日,曾造就中国前首富的无锡尚德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破产。作为曾经的行业龙头老大,尚德破产使太阳能光伏这一朝阳产业再度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。受欧美等国对中国光伏产品实施“双反”、国内行业产能严重过剩等不利因素影响,国内光伏行业受到沉重打击并陷入低谷,如何转变商业发展模式,寻找新的市场成为光伏生产企业亟待解决的问题。

  全球市场的劣势

  太阳能光伏,自诞生起就得到国家大力扶持的朝阳产业,正渐渐蒙上一层阴云。

  今年3月,欧盟委员会对外表示,自3月6日起,将对产自中国的光伏产品进行强制进口登记,这意味着欧盟对中国光伏产品双反追溯期确立,即在6月6日当欧盟裁定双反税率以后,也将对这三个月进口欧盟的光伏产品追加税率。分析人士称,这项政策可能引发欧洲光伏进口商恐慌性拒绝中国光伏产品。

  国内外光伏产业销售对垒,这已不是首例。去年,中欧光伏刚刚经历了9个月的生死博弈。2012年1月,欧洲多个国家相继宣布了光伏补贴削减计划。同年9月,欧盟委员会发布公告,对从中国进口的光伏板、光伏电池以及其他光伏组件发起反倾销调查。对此,光伏产业协会一位人士认为,此次欧美双反政策将对我国太阳能光伏企业造成巨大冲击,6月欧盟双反初裁之后,中国光伏产业将面临生死存亡的时刻,“至少一半的光伏企业将倒闭和破产。”

  据悉,从上游的多晶硅到下游的组件厂,目前整个光伏产业链业绩下滑已成为主基调。统计显示,沪深两市以光伏为主业或者以光伏为核心业务的32家上市公司,预亏的13家,占42%;预减的12家,占36%;仅4家公司预增。

  产能大国的尴尬

  金太阳示范工程、按度补贴……对于太阳能光伏产业的发展,我国多年来给予了大力支持。早在2001年,国家就推出“光明工程计划”,旨在通过光伏发电解决偏远山区用电问题。截至2010年,我国在海外上市的光伏企业已有16家,全球光伏电池组件及多晶硅产量前10强中我国分别占了4家。鼎盛时期,光伏强企赛维和尚德市值均高达百亿美元。

  然而,尴尬的是,我国太阳能光伏产业的产能、产量均居世界第一,却有90%以上产品依靠出口。产品生产在国内,却应用在国外,这样的市场倒挂导致光伏产业严重受制于人。“光伏产业刚兴起的时候,不仅有优惠的政策补贴,国外还有巨大的市场缺口,很多企业难抵诱惑,一哄而上,结果成了难以收住的野蛮生长,使得光伏产业正面严重的产能过剩。又赶上欧盟对华光伏实施‘双反’,国内光伏企业将面临最困难的时期。”山东力诺太阳能电力集团营销总监刘建力说。

  刘建力为记者算了一笔账,全球每年的太阳能光伏产业产量为40GW,装机容量为22GW,而目前我国年产量为23GW,但国内装机容量仅为3.5GW,也就是说,满足国内需求后,每年我国将有18.5GW产量剩余,这些都要出口到国外,如果出口渠道受阻,那么这笔剩余将难以消耗。从产能方面来看,我国已投产的40多家多晶硅企业中,仅剩七八家尚在开工,整个产业的产能利用率不足50%。

 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能源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任李俊峰认为,光伏行业自2007年开始,出现了“增长的陷阱”,过多的投资扰乱了市场的供给需求平衡。数据显示,2007年,光伏产业的回报率高达200%—300%,而2011年就仅剩10%。李俊峰说,我国太阳能光伏产业的发展是一个“创造神话-复制神话-捅破神话”的过程,“后来的投资者完全可以照搬前者的模式。因为组件制造很容易复制,没有创新。”

  民营电企的新出路

  困难重重的光伏产业,并非没有新的转机。业内人士指出,分布式电网新政策的出台将有助于民营太阳能电企的发展,为太阳能光伏市场注入更多新鲜活力。

  在自家楼顶装个太阳能发电机,自己发电自己用,多余的电还可以卖给国家电网,这个梦想正一步步照进现实。从去年10月到现在,国家电网不断出台政策,鼓励单位个人利用新能源发电,并在并网方面给予了优惠许诺。

  在我省范围内,除了青岛的徐鹏飞自建个人光伏发电系统并且成功加入电网,东营也有一个人利用自己的房子,自建了一套3000瓦的光伏发电系统,在今年2月份并入了山东电网。

  刘建力说,居民自发电作为小型分布式电站的一种,就目前来看,要想回收成本需要10-20年时间,短期来看难见效益,但随着设备成本的降低和相关行政审批制度的简化,将来有望发展成为光伏产品销售的一部分流市场。然而,真正有望帮助太阳能光伏产业走出现有困境,开拓新市场的是国家新出台的支持分布式电站发展的政策。

  去年11月,国家电网公司发布《关于做好分布式发电并网服务工作的意见(暂行)》,自11月1日起,国内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将可享受全程免费的并网服务,并可以自发自用、余量上网。而此前,光伏发电“并网难”一直是新能源开发的瓶颈环节。“以前国企在太阳能发电领域占有绝对优势,这个新政策的出台让民企也能够和国企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,对于民营光伏企业转变商业发展模式,开拓新市场是一个不错的转机。”刘建力说,虽然目前我国居民电价较低,应用分布式光伏发电并不划算,但是各地工商用电价格普遍超过1元,使用分布式光伏系统具备一定经济性,国内分布式光伏市场可能将从工业园区、企业厂房、经济园区等集中示范区起步。

  刘建力表示,光伏企业经营应当回归理性,要“接地气”,不能盲目扩张。而且,以尚德为代表的企业以生产晶体硅太阳电池、组件等光伏应用产品为主,并未开发终端产品,使产品几乎完全依赖出口,这种“投机式”发展不是长久之路。他认为,传统光伏生产制造企业应及时转变商业发展模式,建设太阳能发电站,在做产品出口的同时,也能实现自我消化,才是太阳能光伏企业延伸产业链,获得持续发展的关键所在。“就拿力诺来说,每年太阳能光伏产量是300MW,但是企业自建电站一年就能消耗200MW,仅剩余100MW不愁销售不出去。”刘建力说。

2013年04月25日

探索中国光伏的“重生出路”

近日,曾造就中国前首富的无锡尚德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破产。作为曾经的行业龙头老大,尚德破产使太阳能光伏这一朝阳产业再度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。受欧美等国对中国光伏产品实施“双反”、国

添加时间: